财新传媒
2018年04月12日 16:52

【四】全媒派:腾讯媒体人的“兴趣小组”

【四】全媒派:腾讯媒体人的“兴趣小组”

【新闻小白内参】第四篇关注的是国内的新闻实验室案例。

 

作为准新闻学院学生,我第一次注意到全媒派这个公众号有两个原因:一是因为它的平台——腾讯,科技公司来关注媒体行业?这很让人容易联想到 Facebook Google 在做的新闻实验室;第二是因为它聚合了 NiemanPoynterTow Center 等行业研究机构的编译精华,让我不用费心一个个去找。

 

但我绝对想多了,尤其是关于第一点。虽然背景都是科技公司,但腾讯和新闻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2月28日 23:49

【三】为什么Google和Facebook要建新闻实验室?

【三】为什么Google和Facebook要建新闻实验室?

【新闻小白外参】系列第三篇关注的主题是新闻实验室。从 GoogleFacebook 到腾讯、网易,科技公司为什么不想只做产品,而是要进军吃力不讨好的新闻界呢?它们的目的和社会反馈分别是什么呢?这期,我们先来看看国外的案例。

 

科技和新闻可以协作:新闻媒体可以让 AI 参与内容生产和分发、用 ARVR 做沉浸式报道,可以用无人机拍摄灾区,也可以用数据图让读者看得更广——比如说财新就有 VR 实验室和可视化作品专题,这些动...

阅读全文>>
2018年01月21日 19:59

【二】2017 年七大传媒热点,你选择站一边?

【二】2017 年七大传媒热点,你选择站一边?

【新闻小白外参】系列第二篇(每月更新)关注的是腾讯旗下媒体交流平台全媒派(ID: quanmeipai)在年末发起的一周读者辩论活动。从新闻到社交媒体、从文字到影像,全媒派为泛传媒行业爱好者/从业者提供了全方面的交流平台。下期,我想聊聊中国这些由科技公司创建的新闻实验室,这期,先带大家看看全媒派提供的一些年度话题,并附上我的真实评论 —— 你会选择哪一边呢?

 

 

2017.12.16 《江歌案真相再陷“罗生门”》讨论了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12月12日 12:00

【一】付费新闻的 “天价” 真的让人负担不起吗?

【一】付费新闻的 “天价” 真的让人负担不起吗?

这是我计划推出的【新闻小白外参】系列第一篇,每月更新。付费新闻的推行难度高不在于价格,而是人们内心的门槛——你同意吗?

今早伴着阴沉的天气,在上班路上听 BBC Radio 4 的媒体评论节目 The Media Show,听到来自 FT 主编一段刺耳但真实的言论:I see young people with their 2.20 Cappuccino, latte or whatever from Starbucks, and then holding the Metro(地铁站和巴士上的免费报纸). They are willing to pay for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11月18日 17:14

要赢得世界,你需要成为 T/I/X,还是 π?

要赢得世界,你需要成为 T/I/X,还是 π?

作为一个浮夸的标题,它首先需要的是背景解释:我在现在的公司(创新咨询团队)看到不少同时刺激左右大脑的商业和创意灵感,看着看着也开始了自我忧患——一直被同一个问题牵引着注意:什么样的人才能适应新时代千变万化的市场格局?

最悠久的人才代称符号应该是来自麦肯锡内部招人标准的 "T"(有广博的知识面和深度的技能),但搜索资料时,我发现每过几年,就有新理论出现,阐述为什么 “T", 或者 “I", "X”,“π” 型已经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3月21日 09:22

进口的生活方式,你真的需要吗?

进口的生活方式,你真的需要吗?

3.15 挑起的曝光风波,在无印良品(Muji)、卡乐比(Calbee)官方纷纷亮出证明书、发布官方声明后,仍未平息。据《第一财经周刊》总结,本次事件最大的乌龙是商品原产地与注册公司被混淆——在我看来,最大的可能原因是调查记者没做好本职工作。

被误报道为核污染区食品的进口水

而关于这次事件的影响力,除了情绪传播、民族主义等造成的归因理论,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向事件的源头观望,问问自己:这个购买行为是必须的吗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2月13日 23:29

你为什么觉得自己胖?

你为什么觉得自己胖?

春节刚过,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胖了三斤呢?节前,我微信上众多男性路人之一为所有女生发了条朋友圈,大意是:不要吃胖哦!吃胖就没人喜欢了,再加“可爱脸”表情。

 

这样的话,难道有人会觉得贴心吗?有人会觉得幽默吗?我立刻屏蔽了他——不想让自己再吸收这类想法,我小时候已经吸收得够多了——在 2010 年到英国读书前,我一直是个为身材自卑的人。

 

小时候一直被说胖,心里虽有不甘,但也没有自信去反驳:因为大家都是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1月26日 16:27

2017,我们怎样才能达成自己的新年目标?

2017,我们怎样才能达成自己的新年目标?

上个月住旧金山一个类似青年旅社的 Airbnb ,和代班 Host 在厨房聊着天,他猛然一副被陨石击中的样子,拿出手机说,“哎呀忘了记今天有没有刷牙了”。看他怎么记呢——他打开一个 APP,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红条和绿条——绿色代表做了,红色代表没做。

 

 

“我每天都会记一些小事,因为你有时候真的会忘了刷牙呀。”

 

“额,真假的...为什么呀?” 我问。潜意识里其实在想:“这人得傻到什么程度,自己刷不刷牙都不知道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2月14日 23:48

中国人是这么变绝望的(2)

中国人是这么变绝望的(2)

 

上一篇说到彻底绝望前的挣扎——切身体会到噪音污染、回收问题时,还是会去讲道理,虽然四处碰壁,但没有心灰意冷:心中充满愤怒,同时也有希望。

 

 

但这类打击一多,就不知道如何、以及从哪里吸收新的能量去反驳,倒好像只能怪自己太敏感、玻璃心,然后默默告诉自己:“没必要去浪费感情。” 或者一边深呼吸一边想:“Think less...feel less.”

 

 

比如,新公司的阿姨还是不会把垃圾分类,在我问她时说得和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23日 18:11

中国人是这么变绝望的(1)

中国人是这么变绝望的(1)

撰稿途中,正好看到 “奴隶社会” 一篇名为 “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绝望” 的文章上了财新博客头版,说的是一位北美留学生留学后最大的变化:“我的心被融化了,我开始相信了。” 而后开始举例并质问中国人绝望的深层原因。这篇算是一个侧面回应。

留学生的心理变化是个不错的社会实验主题,既然有出国的“融化”,也必定有回国的不适应。“回到生你、养你的地方,有什么好不适应的?装什么X?” 一想到这个字眼,脑后仿佛就有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5月19日 07:08

低调的牛津人

低调的牛津人

那是在去草莓音乐节的出租车里,左边坐着Clare——牛津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伦敦女生,右边的是朋友的朋友,刚刚见面的墨尔本人,大家笼统地介绍了自己来中国的原因和在做的事。右边的男生对Clare会说中文这一点突然产生了兴趣,一场绕弯子比赛就此开始。

第一轮,David先问:“啊,你在哪里学中文的呢?是上了私教课吗?” Clare回:“我本科学的就是中文。”      

第二轮,“是吗?在哪里呀?” Clare:"英国。”

第三轮,“英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4月25日 23:00

穿越的世界观

穿越的世界观

之前每次和别人说到我在英国上学,接下来一句自带有破冰功能的话就是:“你欧洲都玩遍了吗?”

 

“没有啊,”我不屑一顾地说,“就深度地去了几个地方。”心想,根本不用像暴饮暴食一般地去欧洲走马观花呀,以后总有机会去的。

 

那时从英格兰西南部望眼欧洲大陆:从伦敦乘火车到爱丁堡5小时,坐飞机去阿姆斯特丹1小时、巴黎2小时、米兰4小时当这些小时候只存在于幻想中的异域变得近在咫尺,去意大利法国就像从上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2月20日 17:42

社会有多支持年轻人?

社会有多支持年轻人? “小朋友”、“90后” 是两个最不应该在工作场合出现的字眼。  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是回国后3个月,去一家英资媒体公司面试。之前联系的HR带我进会议室后,端坐地坐在了副手位,我正纳闷着,这时她的一个盛气凌人的资深同事走进来,“喔?原来是要上示范课吗?”我想。   整个面试时间接近1小时,面试官一层一层严逼紧问,从学校最喜欢的老师(还有 “为什么?”)到三年前的实习细节(“你领导过的项目有哪些?”),这对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01月19日 19:30

对一位台湾摄影师的愧疚

对一位台湾摄影师的愧疚

我对向杂志社报社投稿一直抱有一种革命烈士的情怀——作为一个从没有在传媒机构里全职工作过的人,有了想法只能到处搜罗编辑邮箱,再针对不同对象起草一封情真意切的邮件,之后就是焦虑等待的日子了。每天的心提在半空,恨不得拿束玫瑰过来扯花瓣:‘他会回,他不会回...' 关于以下提到的投稿事件也是如此。

以上纯为对此事件的心理背景铺垫。

15-16跨年去台湾,是我早早就定的。日子将至,听在台湾交换读书的朋友说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2月29日 21:18

为什么海归“融入”社会是个伪命题?(2)

为什么海归“融入”社会是个伪命题?(2)

在上一篇中质疑了“融入”的定义。我想提出的方向是:要从根本上怀疑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差异。

3

          一个国家是怎么形成的?   作者Benedict Anderson在1936年出生于中国昆明,不知对其形成理论有无联系           从人类学的思考角度来说,这个月去世的前康奈尔荣休教授、政治与历史学家 Benedict Anderson (1983) 认为:国家是一个想象出来的政治共同体。为什么是想象?让我用问题解释自己对此的理解: 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2月21日 17:13

为什么海归“融入”社会是个伪命题?(1)

为什么海归“融入”社会是个伪命题?(1) 不要用两点一线的眼光看事情,无论事大事小。   一        上个月刚在财新发表第一篇博文时,我用微信兴冲冲地转给在张家港的奶奶,想让她骄傲地和亲戚朋友们说:“这是我孙女写的!” 我身在上海,仿佛已经能听到“亲戚朋友”们从远方传来的赞赏:“小姑娘文笔真好!” “思想真深刻!” 就像小学五年级第一次在《张家港日报》上发表文章时,听到的夸奖一样。           但其实是我想多了。           上周回家,...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21日 21:37

社会观念对毕业生职业选择的影响

社会观念对毕业生职业选择的影响

“同传、外企、实习生,”

 

你看到这三个词分别是什么想法?可以分别用5个字总结一下吗?因为不想让回答人被我们的关系和背景所影响,我发微信给了手机上最“陌生”的人——一个刚刚在机场认识的、环保节能企业的技术总监。

 

等他回复的这几分钟,我把我想象中的社会定义整理了一下:同传——高大上金领;外企——有钱途金领;实习生——劳动者蓝领。

 

以上着实是我去年刚毕业时的想法:同传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