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姜雅玲 > 【三】为什么Google和Facebook要建新闻实验室?

【三】为什么Google和Facebook要建新闻实验室?

【新闻小白外参】系列第三篇(每月更新)关注的主题是新闻实验室。从 Google,Facebook 到腾讯、网易,科技公司为什么不想只做产品,而是要进军吃力不讨好的新闻界呢?它们的目的和社会反馈分别是什么呢?这期,我们先来看看国外的案例。

科技和新闻可以协作:新闻媒体可以让 AI 参与内容生产和分发、用 AR、VR 做沉浸式报道,可以用无人机拍摄灾区,也可以用数据图让读者看得更广——比如说财新就有 VR 实验室和可视化作品专题,这些动作的源头都是新闻媒体。

CNN VR 团队— CNNVR—发布的某条新闻(Photo: The Drum)

科技和新闻也可以是死对头:从大约 2006 年开始,Facebook、YouTube、Twitter 等社交媒体经过探索期,对大众的吸引度曾几何式增长,吃掉了曾经属于新闻媒体的流量和广告商:2016 年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的结果显示,66% 的 Facebook 用户通过 Facebook 获取新闻。2017 年,Facebook 和 Google 共占全美广告投资的百分之六十多,剩下三十几要被大大小小新闻媒体瓜分。

除了影响新闻界的生计,它们还被职责帮助传播假新闻,以及用人工算法营造所谓的 ”Filter Bubble”,让用户只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信息。

Facebook 的 Instant Articles 功能让用户不必连回原网站,便可直接阅读新闻(Photo: Facebook)

饱受批评的 Google 和 Facebook 花大钱讨好新闻业难道是因为良心发现吗?定夺之前,让我们可以先来看看它们做了哪些动作:

Google News Lab 创始于 2015 年 6 月,它设立的愿景是与记者、创业者共同构建媒体的未来。主要关注的四大领域是:数据新闻、沉浸式叙事、边缘主题和信息核查。

(Photo: Google)

服务包括针对记者的培训项目——如何用谷歌工具(包括 Google Trends、Google Earth Pro 等在内的 15 个 Google 产品)收集信息以及报道,针对全球新闻机构或科技公司的合作项目,以及赞助学者和研究员做符合 Google 愿景的研究。

这几年 Google News Lab 的跨界项目不少,其中两个特别针对学生和老师的项目尤其值得关注:FellowshipUniversity Network

前者给对新闻和科技感兴趣的学生提供在 Nieman Lab、Pew Research Center、ProPublica 等研究机构和媒体的暑期实习机会。可以说,Google News Lab 在此的角色是挂名牵线的媒人,2013 年——项目开始的第一年有 2300 份申请,最后胜出的佼佼者只有八位,近几年的申请数量则稳定在 1500 份左右。

后者类似业界联盟,第一批加入的 49 个新闻院校来自全球各地。项目不仅给教授和学生提供面对面的培训和线上教材,还支持选用谷歌工具的新闻学术项目。

 可以看出,除了业界机构和记者,Google 还立志影响和培养下一代从业者——新闻未来的中坚力量。

Facebook Journalism Project 创始于 2017 年 1 月,它的愿景是支持新闻行业和新闻素养的提升,也想成为记者和出版商学习和分享的平台。旗下有三个主要使命:1. 与新闻业合作共创社交媒体产品;2. 为记者提供培训和工具(目前有 9 种语言);与相关机构合作提升大众的新闻素养。

2017 年,项目在全球四个城市进行了路演(Photo: Facebook 账号 @facebookjournalistproject)

6 个月后,Facebook 宣布已与全球 2600 家新闻机构洽谈——他们尝试与合作伙伴的工程师合作开发新产品、并基于反馈提升产品功能(比如说直播、360 视频和 Instant Articles 等),其中一个与民同乐的大举动是在美国、英国、法国和德国举办骇客松(Hackthon),让参与者和 Facebook 工程师一起开发有利于新闻行业的产品原型。  

今年 1 月底,Facebook Journalism Project 又推出了奖学金计划,立志于支持记者的多样性。为此给四大少数裔记者协会——包括西班牙裔、亚裔、印第安裔和同性恋——各捐款 25 万美金,支持它们在未来五年分别授予 25 名新闻学生一万美金的资助。

问题来了,它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开篇也提到,业界对这两个公司的指责声不断,默多克更是在年初发表官方声明号召 Facebook 和 Google 给出版商付费,就像美国国家电视台要向地方台付内容使用费,这样才能保持双方价值互换的平等关系。

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此类声音,早在 2014 年底,西班牙政府规定 Google News 服务必须给出版商付费,不论显示内容的篇幅长短。Google 欧洲分部的回应是什么呢?新闻服务又不赚钱,也没有广告,给你们引流还不好吗? 最后把整个西班牙的新闻服务给关了。

作为跨国公司,欧洲分部的决定肯定也获得了总部的建议和加持。按照时间线来看,很可能在那之前就开始筹备 Google News Lab 的事业了,这还能说 Google 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产品和影响力对新闻界产生的危害,才想来和记者“共创未来”的吗?

其实,这个看似是履行社会责任的举动,背后藏纳了不少商业动机。第一,是公关和媒体关系。对于 Google 来说比较尴尬的是要讨好的媒体把自己视为最大的敌人,同时,这一方也正拥有强大的发声渠道和社会影响力。从这个角度看,News Lab 的成立不乏有示好的成分:你说 Google 损害了新闻的质量和生计?News Lab 证明了我们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。

第二,市场营销。News Lab 出资教大家用 Google 工具收集信息,其实和 Tableau 免费在线上、线下开课教大家用软件没什么分别。他们针对的新闻界,从机构层面看可以网罗 2B 的客户,从个人角度看,记者也许还可以为其产品和工具带来 KOL 效应,从而产生更大的商业回馈,何乐而不为?

推荐 8